蕎麦一杯三百円

余生皆假期

SJ的小日常

被自己的脑洞甜到,若有撞梗 纯属巧合
随便看看 图个开心







(一)

早上,S君起床眯着眼睛来到厨房,J君已经在煎鸡蛋了。
“早啊……”
“不早了快去洗漱吃早餐”
五分钟后
“没有牛奶嘛?我想要喝牛奶!”
“又不是小孩子了,喝咖啡就行了。”
“那你在喝什么?”
“水素水。”
“……”

(二)

“我回来了,你常去的甜品店出了新品哦,这个半熟芝士拔群的好吃,你快来尝尝。”
“其实就是你自己想吃吧,嗯…意外的不错。”
“不错吧,还有栗子蒙布朗哦。”
半个小时后
“J,我吃不下了……”
“谁叫你买那么多。”
“呐,你要不要吃?”
“不……啊!”
J先生一口吃掉S先生剩下的小蛋糕:不要用那种小鹿上目线看人啊!


(三)

晚起的早晨
“完了,完了,我要迟到了。”
淡定的喝着水素水。
“J!我的衬衫呢?!”
“床头。”
“我的领带呢?!”
和衬衫不是放在一起吗。”
“哈哈哈哈哈哈 果咩果咩。”
“我的袜子呢?!”
“柜子里。”
“我的……!”
J先生忍无可忍:“我又不是你妈!”
S先生从卧室探出头眨巴眼睛看着J先生,J先生无可奈何走过去给S先生打领带。

(四)

今天J先生公司加班,给S先生发了短信:我加班不回来吃饭,冰箱里有昨天剩下的咖喱,你微波炉加热吃吧。
可是今天S先生不想吃咖喱,决定自己买菜回家煮饭。
晚上J先生加班回家,路过厨房,第二天家规里面加了一条:禁止S君进厨房 若有违反 睡沙发三天。

(五)

J先生很困扰。
家里不知不觉多了很多买衣服的购物袋,衣服基本上都是S先生给他买回来的,虽然J先生很质疑S先生的品味但是S先生总是契而不舍的给他买,导致家里衣服很多,衣服的购物袋也很多。所以他很困扰。
S先生回家后J先生莫名其妙的对他说以后不要买衣服给他了。
S先生很摸不着头脑。

(六)

S先生从友人处得到了两张音乐会的票,便邀请J先生一起去看。
J先生计划两个人那天在家里吃过饭再一起出去,结果S先生说要分别从家里出去,时间相差大概十五分钟的样子,然后再在演出地点集合。
J先生很不懂S先生这种不定时的少女情怀。

(七)

说到S先生的少女情怀,J先生他有一堆话要说。
出差回来总是会带雪景球,意外的喜欢吃甜食,身上总是香香甜甜的,晚上睡觉会用香薰精油,客厅卧室的香还是不一样的,夏天有夏天用的,冬天有冬天用的,身体乳护手霜总是一买就买一大堆,吃到好吃的东西总是双手托腮。
J先生想着S先生身上这些可爱的小习惯不由得笑出来,坐在旁边看电视的S先生打了一个寒颤。





谢谢你看到这里 隔空给你比个哈特♡



(下)

本来做好了be的结局但是想着我cp在我手上不能那么虐 愣是被强行he了 情节经不起推敲 大家就图个开心。
可能还会有个润润视角的番外。




松本润回国后的接风会,樱井翔本来是很想推辞的但是又很想看看他最近的样子,忍不住还是过来参加了。他长大了,头发也剪的很清爽,穿着得体笑容温暖。看到他过来后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松本润终于成长为一个立派的大人了,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为什么内心一片酸涩呢?
几番轮回后,樱井翔主动举起酒杯。
“欢迎你回来,松本君。”
松本润微笑的看着他,浓密睫毛遮盖的眼睛没有任何起伏。
“谢谢樱井桑了。”
“在国外的生活还好吗,现在回国会不会不太适应呀?”
“挺好的,除了刚过去不太习惯后来就吃的好也睡的好了。”
“的确,你壮了很多呢,还记得你以前瘦瘦小小的只有眼睛大,像只昆虫。现在倒是成了一个肉体派啊。”
“托您的福。”
短暂的沉默。
二宫和也走过来,说相叶雅纪醉倒不行,要提前回家。樱井翔立马说明天要上班,顺道和二宫和也一块离开。
“他看起来过得不错。”
“对啊,变了很多呢,J他以前那么浑身带刺的人现在却这么温顺,时间真的是很神奇呢。”
“对啊,时间真的是很厉害呢。”
“你不也是吗,谁能想到当初那个满头黄发,打着脐钉的你现在会是西装革履的这个模样。”
“哈哈哈哈哈哈是啊”

回到家,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和松本润见面的点滴,没由来的郁结。他真的变了很多不再是当初那个浑身带刺的少年了,他现在心甘情愿的把自己柔软的一面展示出来,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有多温柔了,再也不需要他来当代言人和别人说松本润其实很努力 很温柔了。一切都是他以前想要的样子。原来,那个小刺猬一样的少年再也不会只对着自己露出柔软的肚皮了啊。

再见到松本润的时候樱井翔很是诧异的,他只是趁着休息时间偶尔出来采购一下必需品谁知道会在超市看到正在选牛肉的松本润呢。当然从松本润口中得知他就住在离自己家两步远的公寓里的时候樱井翔更是吃惊。过于吃惊樱井翔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松本润的公寓里了。
“樱井桑,乌龙茶还是可乐。”
“乌龙茶。”
结果松本润递过来的乌龙茶,樱井翔开始打量着松本润的房间。干净整洁很松本润的作风,他从小就是这样不像自己房间总是乱糟糟的。
“你不带我参观一下你的房间吗。”
“单身男人的房间没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有个人新情报,我养了一盆小松树,你要不要看。”
“诶?!要看要看。”
松本润从阳台抱出一盆打理的很漂亮的盆栽。樱井翔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人,说不出一句话。
“我从两三年前去到一位老师家,接触到了盆栽就沉迷其中,然后就买了小松树回来养。”
“诶。我认识的松本润感觉不会像是会养盆栽的人,感觉会更加时尚一点,毕竟接触过洋文化。”
糟了,真是哪壶不开单提哪一壶。
“我本来就很喜欢日本文化,早餐也必须要是和食。不过,在国外生活久了觉得吐司什么的也可以接受了。樱井桑呢?你过得好吗?”
“我啊,没有任何变化,一个人住正常上下班偶尔不想回家就去喝酒,最近年岁上来了下班就去便利店买打折的贝回家下酒喝。”
樱井翔说完后看着松本润,只见他低着头剪着小松树升出来的不规则的枝桠,发旋周围的头发打着卷可爱又柔软。
半晌,松本润抬起头来,长长了的刘海遮住了眼睛:“樱井桑,肚子饿了吧,我做在国外时候经常做的意面给你吃吧。”
樱井翔看着松本润在厨房熟练的操作,眼睛越发的迷了起来,这么多年了,他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什么时候开始学做饭的?国外的生活辛不辛苦?他那么要强凡事都要做到最好怎么能够不辛苦?这空白的几年就像是一条鸿沟跨在他们中间,终究是回不去了。能做的也只是像个熟人一样偶然间吃个饭。
樱井翔顿时觉得这个饭他吃不下去了,他想要离开,又舍不得这个人。
松本润真是毒药,让人明知不可沉迷却又无可奈何。
松本润做的意面很好吃,但是樱井翔现在哪里有什么吃东西的兴致和胃口。
“要不要喝酒?我有从国外带回来的红酒味道很好哦。”
“嗯。”
“那我去找开瓶器。”
“阳台可以借用一下吗?我想去抽根烟。”
“可以哦。”
樱井翔拿着打火机和烟来到了阳台,夜景很漂亮,明明离自家公寓不远但是樱井翔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景色。
“怎么样?夜景不错吧,当初就是看着这么漂亮的夜景才定下的这个公寓,来,红酒。”
樱井翔结果松本润递来的红酒,的确如他所说味道很棒。
“我呢,刚去那边的时候语言又不通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和别人正常的交流,那段日子没少怨你,把我一个人丢去国外。不想让我在你身边你就直接说嘛,不过这种做法很樱井风就对了。”
樱井翔看着眼前这个人,晚风吹起他的刘海终于看到了那双泛红的双眼。
“对不起,我只是想到你有能力有才华能走的更高更远,便不想把你绑在我的身边,哪怕是用极端的方式,我也想让你变的更好,我不是束缚你的存在。”
“你那么优秀那么好,高中大学时期那么多女生向你表达爱意,我们两个连公开约会都没有过,盼着高中毕业就能一直和你在一起,大学不像高中,我可以有很多时间又可以像以前那样粘着你,结果,结果你一张机票就把我丢到了国外,从此断了联系。”
“对不起…对不起…小润。”
樱井翔看着双眼通红微笑着的松本润,手足无措。
“都是陈年旧话,大概是年龄大了一喝酒就爱说胡话。”松本润说完后朝屋内走去。
樱井翔拉住转身的松本润,附身吻了上去。不是没有感受到他的抖动,给予强力的拥抱安抚,如记忆般软绵的唇,熟练的汲取口中的香甜。长久的吻让怀中人呼吸变的急促,到底身体不会骗人,半拥半抱坐在了沙发上。
樱井翔看了一眼桌上的松树,对着双眼湿润脸颊通红的松本润微笑:“你已经有了世上最好的松,要不要完美的樱?”


那条空白的鸿沟,余生那么长还不怕填吗。

(上)

“樱井,你就多喝一点嘛!好不容易完成一个大单,就应该要好好庆祝啊!”被烂醉的同事一杯一杯的劝酒,又不好意思拒绝。毕竟团队跟了半个月终于拿下的大单,庆祝是应该的,只是樱井翔是极其讨厌在第二天还要早起的工作日喝酒的,又不好扫大家的兴,只能对同事敬的酒来者不拒。
酒过三巡,男士们也不能免俗的开始聊起八卦:“话说,樱井部长,你这么优秀怎么不见你交女朋友呢?眼光太高?我有认识的很可爱的后辈哦!改天介绍给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来了,又来了”樱井翔默默叹气“男人喝酒就喝酒,不要聊女人,我啊,独身主义一个人习惯了,毕竟下班和你们喝酒比较畅快啊。”这样违心的话樱井翔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遍。对,在别人看来他樱井翔,事业有成,仪表堂堂,什么都好就是没有女朋友,难怪公司的人总是议论纷纷。说他有什么问题,他哪里有什么问题,不,可能有个大问题。



樱井翔结完账打车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他算是一个有问题的人吗?可能吧,毕竟有个人在自己二十岁出头的那段时间曾经歇斯底里地朝着自己喊过 樱井翔你就是有病。樱井翔一想到那个人,心里就没由来的痛,那种痛不是尖锐的刺穿心脏的而是沉重的从心脏最底部一点点一点点的蔓延全身。那个人,本身就是痛。


那个人就是松本润。


樱井翔现在已经记不清是哪一年哪一月哪一天认识的松本润,或许是在他初二,或许是在更久以前的那个夏天,他只记得那是个炎热的午后,他抱着足球去离家不远的空地上踢球,碰到了离家出走的松本润,顺道送他回了家。
如果当初去更远一点点公园踢球会不会和现在不一样,如果当初没有答应他第二天还会在这里踢球是不是一切都会有改变。可是哪里有那么多的如果。
认识了松本润的樱井翔,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这样粘人,除开去学校的时间,松本润几乎像个连体婴似的粘着自己。从小时候奶声奶气的哥哥,到后来变声期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翔君,到最后叛逆期尖锐的樱井翔。他也不知道从小习惯了独来独往的自己被松本润粘了那么久之后,回归一个人原来可以那么难受。
大概是真的醉了,这些回忆才会像现在一样潮水般的涌来,樱井翔回家后洗了把脸便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做了一个细碎冗长的梦。梦里松本润还是初识般白嫩软萌,小鸡一样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突然就变成长发公主头棱角分明的模样,歇斯底里的朝他吼。眼里含着泪骂他有病,他为什么哭呢?他应该是笑着的样子才对啊,为什么他会在梦里哭?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樱井翔头疼欲裂。号称人体闹钟的他踩着点上班,忍着宿醉后的后遗症出色的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回家的路上在便利店买了速食晚餐。回到家后没有开灯一个人安静的吃完了饭。
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呢?是谁先告的白?松本润吧,在高中毕业那天拿走了制服袖子上的纽扣埋怨着没有给他留衬衫的第二颗纽扣,就已经知道他喜欢自己,或者是更早,明明成绩优异却还是缠着要求补习功课却不认真听讲偷偷瞄自己的时候吧。嗯,是松本润没错了,大学开学式结束后在自己家里,松本润念叨着大学生活肯定会碰到很多可爱的女生什么的,最喜欢的翔君再也不会和他呆在一起什么的。单纯的只是想要堵住他的嘴而采取的手段,却让男孩脸红到快要滴出血来。管他是love还是like,反正他是他最喜欢的翔君,谁都不能给的翔君。

向来执行力高到不像话的自己,居然能发呆这么久樱井翔也是被自己吓到了。迅速的收拾好垃圾,泡澡看新闻,准时睡觉。明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夜里,樱井翔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一条短信来自二宫和也“J要回来了”没有多余的话,只是简单的告知。樱井翔点开短信,“哦”还没有发出就被删掉。翻个身继续睡。

分手?好像谁都没有说出过那句话。若是时光倒流或者他能以现在成熟稳重的樱井翔回到当初他也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做出那个决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真的没有变。他深知当初松本润是爱着自己的,在他大学毕业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松本润也刚刚从一个青涩的高中生毕业,和别的孩子不一样的是松本润一毕业就想要搬出来和他住,念他念过的大学。如果不是从二宫和也口中知道松本润明明可以念国外更好的大学,他是很希望松本润能够和他一起出来住的,他们可以和普通的情侣一样,一起逛商店街一起买小植物装饰房间一起吃三餐,休息时间可以一起打游戏或者出去度假。但是他知道了,他知道了就不能允许松本润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他和松本润谈,松本润也只是笑着说,想要和翔君一直在一起。如果他能够更加温柔的解释,他会等他,只要四年,四年之后就能永远的一直在一起。如果他没有擅自替他做出留学的决定,没有做出在把机票给他之后断了联系的这种傻事,他和松本润现在会不会一起赏樱花一起分享同一碗荞麦面?

哪里有那么多如果。事实就是松本润在接过机票,一脸诧异的听完樱井翔说的话后变的暴躁,歇斯底里的朝着他喊:“樱井翔,你就是有病!”对,他可能就是有病吧,他肯定病的不轻,才会以爱的名义送走自己深爱的人,才会在那以后丧失了和人交往的能力,才会在深夜做着冗长细碎的梦,梦到他回来对着自己天真无邪的笑。
大概年轻的爱就是这样,明明爱着对方,却不知道什么样的方式才是好的,结果一错就全错。


让我矫情一下

因为太过于跌宕起伏所以不会推荐的人生之路 你坚持的走了下来 谢谢你的坚持。
成人式上说想要成为一个内在外在一样优秀的大人 你做到了哟。谢谢你 我的榜样。
想要成为沙漠里绿洲一样的存在 对于我来说 你是那样的存在了 辛苦的时候 坚持不下去的时候 想想你就会变得元气起来 你啊 就是我的梦想呢。
我尊敬的先生你今天35岁了呢 祝愿你余生都幸福安康 能吃到所有你想吃的美味 去到你所有想去的地方 实现你所有想要做的事情。
我最喜欢的先生 生日快乐!

由两条胖次引发的悲剧

相叶雅纪喜欢送人花内裤是所有人知道的事情,,每年樱井翔生日相叶雅纪都会送他花哨内裤是定番。每次都让某只小傲娇默默生气,导致樱井先生生日还要被关在门外吹风,毕竟一月的东京还是很冷的。
“松润,你就开门吧,外面好冷哦,你听听这风声,我感冒才刚刚好啊。呐,松润你开门嘛。”
门内的松本润听到外面那个佯装可怜的声音,忍不住笑出声来。还是心疼的毕竟年底这个人忙的跟个陀螺一样,还粗心到烧到39.5度都不知道,感冒才刚刚好,还是别弄得又病了到时候麻烦的还是自己。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松本润从沙发上爬起来,开门。但是,这件事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マちゃん,我就知道你不会狠心对我的。你看外面真的好冷,手都是好冰的。”樱井翔带着寒气进屋,把冰冷的手伸向松本润。松本润握住樱井翔的手,很是心疼。心里免不得骂了几句那个罪魁祸首。
另外一边刚刚和自己的小糯米打完游戏钻进被窝的相叶雅纪打了个喷嚏,难道是感冒的前兆?
这天相叶雅纪刚刚好出完外景回家,事前line联系了二宫和也,对方也是刚刚结束工作在家。时间刚刚好,回家的路上顺便打包麻婆豆腐和汉堡肉回家吧。然后打两盘游戏就可以和小和两个一起睡觉了,小和软软的抱起来手感超舒服的。这样想着的相叶雅纪开心的哼着小曲儿开着车回家了。
“小和,我回来啦!”相叶雅纪拎着外卖带着寒气回家,径直走进客厅,果然他的小和正披着小毛毯坐在地板上专心致志的打着游戏。
“小和,怎么样打到第几关啦?怎么不垫个坐垫呢?地上这么凉,万一感冒了,寒气引起腰痛了怎么办啊。来,起个身,好了,坐吧。”相叶雅纪从沙发上拿了坐垫给那个沉迷游戏的人坐上。
“巴嘎,我有开地暖啦……”二宫和也转向相叶雅纪,带着笑意。
“开着地暖也会着凉啊,不要小看一月份的东京哦。”
“千叶出身的爱拔氏哪里来的底气说出这句话。”
“喂喂……好歹我也在东京呆了十几年!”
“哦,东京呆了十几年的你,出门买个小蛋糕还会迷路哦。”
“那是意外啦意外。”
“……”
相叶雅纪看着自家那个游戏迷又开始沉迷游戏不理自己,便打开桌上的电脑开始看行尸走肉。说是看但是胆小的相叶氏有着独特的看法:闭着眼睛看的。
看完两集电视剧后,不对,是听完两集电视剧后,相叶雅纪看了看开始另一个游戏的二宫和也说:“小和,饿不饿啊,我有买汉堡肉回来我们一起热一热吃吧。”
“我不要,我今天想要吃生姜烧。”
“诶…我买了你最喜欢的那家汉堡肉哦,不吃嘛?”
“哦,现在的相叶雅纪连生姜烧都不给我做哦。那好吧,吃汉堡肉吧。”
“小和……好吧,既然小和想吃生姜烧那就吃生姜烧,我现在就去做。”
“嗯……”
相叶雅纪看着那个缩在电视机前的小可爱宠溺的笑,挽起袖子朝厨房走去。既然是小和主动要求要吃的一定要做得好吃才行。
相叶雅纪前脚刚走进厨房,二宫和也这边就拿起手机打开了line,给他最可爱的弟弟发了信息:J你放心,我绝对会好好惩罚相叶氏那个八嘎的。
松本润看了一眼从他四哥那里发来的消息,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坐在对面大口吃荞麦面的樱井先生突然觉得室内的空气莫名的冷了几度。在厨房一心一意切着姜的相叶雅纪打了个寒颤。
两个人吃完生姜烧后,相叶雅纪提出猜拳洗碗,然而二宫和也先生破天荒地主动说自己要去洗碗,弄的相叶先生很是惊喜。
“啪!”
二宫先生起身收拾碗筷的时候手抖摔坏了一个小碟子
“啊!我的手腕好痛啊!”
“小和!你去沙发坐,放着我来。”
相叶先生很是担心的看着自家爱人的手腕,制止了想要捡碎片的二宫先生自己开始收拾了起来。我们的二宫先生目不斜视的走进客厅拿起来丢下不久的游戏手柄,说好的手腕痛呢。
相叶雅纪洗好碗收拾好厨房出来看到他的小和正在专心致志地打着游戏,握住手柄的双手很是灵活看不出有任何的不适。
“小和,你的手不痛了嘛?”
“还是痛的,只是山田那个小子说一定要和我一起打这一关,我才勉为其难的陪他一把。我的手可痛了。你听,这个关节的悲鸣。”
“诶…明明是游戏人物的悲鸣吧。”
“啊!好痛啊,打不下去了。”二宫和也扯着小尖嗓丢掉了游戏手柄,电视机里传来了胜利的声音。
相叶雅纪无奈的摇摇头,长腿一跨,把握着手腕喊疼的二宫和也圈在了怀里。
“呐,小和,你还疼嘛?”相叶雅纪把下巴放在二宫和也的头上。细碎柔软的头发散发出清爽的香味,明明是一个牌子的洗发水为什么小和的味道却这么好闻呢?
二宫和也低着头揉着自己的手腕,身后是相叶氏热烫的体温。果然八嘎的体温都是异常的高啊……
“嗯。”鼻腔轻哼一声。
相叶雅纪长手握住二宫纤细的手腕,下巴从头顶移到了肩膀,轻轻的呼气:“吹一吹,吹一吹就不疼了。”
二宫和也被相叶雅纪吹的浑身痒痒的,嗖的一下站起来,大声的叫嚷着要去洗澡。便朝卧室走去。
拿好换洗衣物的二宫和也从门边伸出半边头浅笑着看着坐在软垫上的相叶雅纪:“マくん,要一起吗?”
相叶雅纪看着那个耳尖红透了的小可爱瞬间就兴奋了起来。“好!”
两个人推推搡搡的进了浴室,二宫和也琥珀色的眼睛湿漉漉的看着相叶雅纪:“マくん…我的手痛,你给我脱衣服好不好?”
相叶雅纪哪里见过二宫和也这么软萌的样子,平时那个小恶魔的样子他都被他吃的死死的,何况现在这样的乖巧。大兔子也是会变成大灰狼的呀。
相叶雅纪熟练的解开牛仔裤的扣子拉下拉链,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天蓝色的山羊胖次,这条胖次的侧边都开线开得特别厉害,仅靠着那根白线支撑着没有坏掉。
“哈啊,让マくん看到了穿着这样胖次的我真是好丢脸啊,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又没有钱去买新的内裤,这条内裤还是マくん在我29岁生日的时候送给我的呢。是吧,マくん,是29岁吧还是30岁呢。我啊,可是一直舍不得丢呢,这可是マくん送的呢,我很宝贝这条胖次的哦。我恨不得每天都穿呢。”
家里的钱都是你在管着,怎么会没钱买新的?相叶雅纪脑子里满满的疑问,但是不敢问出口。
“マくん好久都没有送过我礼物了呢,マくん是不是不喜欢小和了,最近都不带我出去吃饭。”
天大的冤枉啊,圣诞节谁托关系拿到了x天堂还没发售的新游戏?是谁嫌外面冷,不想出去吃饭的啊?相叶雅纪内心咆哮着,表面满脸愧疚。
“听J说,マくん送了生日礼物给翔桑呢,还是很时尚的胖次,マくん都不送给我。”说话的人皱着眉头,撇着猫唇盯着默不作声地相叶雅纪。
“小和,我……”
“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肯定是不喜欢我了。”
“不是啊,小和,你听我说。”相叶雅纪被二宫和也这么一说便急躁了起来,双手紧紧握着二宫先生的手腕。
“啊……疼。果然,相叶氏不在乎我了啊。”说话的人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小和,你……你听我……”在意的看着眼前人的手腕,懊悔着力气大的自己松了松力度。
二宫先生灵巧的把自己的手脱出来,抵在了相叶雅纪的胸上,把他推出了浴室:“你自己给我去冷静一下,你这个八嘎!”
我们的相叶先生裸着上身被他的小可爱推出了浴室,一脸状况外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就是送了翔君生日礼物吗?这不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嘛?为什么小和要这么生气?是在怪我没有送新的胖次给他吗?他自己明明对衣服啊食物啊都没有追求的啊!我倒是做了什么要在美味快要享用的时候被推出来啊?裸着上身真的好冷啊!
“小和…你把浴室门打开嘛,我在外面好冷哦。”
“八嘎相叶氏,我开了暖气的,你不要想骗我。”
“是真的啦,小和 我真的好冷噢。”
“要开门也可以,你答应我几件事。”
“好好好,你说,别说几件了,一万件我都答应你。”
“首先,你要保证再也不给樱井翔买胖次,只准给我买。”
“好好好,给你买,给你买。”
“你要写两千字的保证书,我不相信你。”
“……”
“你不写是吧,那你以后都别和我睡了。”
“好好好,我写。”
“你明天去樱井翔那里把胖次给我要回来,J看着生气。”
“小和,送出去的东西再要回来多不好啊。”
“看样子相叶氏你是不想进来了是吧……”
“我去要回来,天亮就去!”
“好吧,你进来吧。”二宫和也穿着睡衣把门打开。
“小和……你洗好了嘛?”
“那肯定啊,天气那么冷,早点洗完早点睡觉啊。”
“……………………”
“相叶氏,你也早点洗完,别感冒了,记得明天去樱井翔那里拿回胖次啊。”
“……………………”
完成松本润给他的任务的二宫和也心情特别的好,哼着小曲儿往卧室走去。
我们的相叶先生此时此刻一脸悲愤的洗着澡,打算明天把风间叫出来喝酒。
“J,作战成功(๑・̑◡・̑๑)”看着line里二宫和也发过来的信息,松本润会心一笑,旁边的樱井先生怀疑自己家的暖气是不是坏了,考虑明天要不要叫人来看一看。

贴身改造

来自我的脑洞 群里姑娘群策群力
设定是时尚编辑穿搭达人J和地味Star S还有精明马内甲Nino和小助理爱拔

有空就来写
有没有车看情况吧(应该是没有的)




“翔酱,翔酱,有新的工作。”二宫和也把手上的计划书递给正坐在沙发上吃芝士蛋糕的樱井翔。
“哈?地味明星的贴身改造计划!?什么东西?我需要改造?还要被一个男的贴身改造,搞什么鬼嘛STS电视台!”
“喂 喂,怪谁出去便利店私服穿成那样,穿出那样还被周刊拍到,饭们不嫌弃你还有有工作接你就乐吧。”二宫和也嫌弃的看了一眼樱井翔。

“为什么我要被你这个一年到头永远穿着一件皱巴巴的黄色T恤的人这样说啊!”

“像我这样的宇宙无敌大帅哥要是穿的时尚一点,还有你这个家里全是迷彩服的人的份吗?估计那些尖叫都是我的了吧”

“…………”我们的super star樱井翔被自家马内甲堵的说不出话来。气闷着打开了企划书。


《地味明星的贴身改造大计划》是STS电视台为超人气爱豆樱井翔度身打造的一款综艺节目。原计划是贴身密着樱井翔的一个月生活,却因为某个大明星半夜穿着迷彩短裤和一件意义不明的背心去便利店买东西被周刊杂志拍到造成了推特和sns一个星期的炎上,STS电视台的社长大野智先生当机立断把原计划《樱井翔的真实面目---一个月完全密着》改成了《樱井翔---地味明星的贴身改造计划》请来了现在在年轻人中特别有人气的时尚杂志编辑穿搭达人松本润先生为樱井翔贴身改造。
这个企划一出来,电视台的高层都觉得这会是一档收视率极高的节目,10代到30代的收视率是有保障了。人气爱豆和时尚编辑之间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40代到50代包括以上的收视率就靠着在妈妈桑群体里特别有人气的主持人有吉弘行了。有吉弘行还和樱井翔是关系很好的朋友,节目录制的时候应该会有很多有趣的话题。
企划一出来STS就进行了大量的宣传,所有的人都期待着节目赶快播出。


终于,到了节目录制的前一天。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把松本润先生和樱井翔先生约出来事前熟悉一下 以免明天录制的时候太过尴尬。

“你好,我是松本润,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还请多多关照了”松本润微笑着看着对面那个穿着一套迷彩卫衣的super star说到“啊啊…比想象中的还要地味呢…”松本润心里默默咂舌。

“你好,我是樱井翔,我很期待着你的改造呢,请多多关照哦”樱井翔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长风衣,眉眼精致的人说到“这个人,长到真好看”

互相自我介绍之后,两个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电视台旁边一家很受欢迎的居酒屋。工作人员把他们安顿好之后便离开了 只留下了两位先生 一位小助理和一位马内甲。

我们的樱井先生习惯性是点了份荞麦面,松本润先生跟着也点了荞麦面。

“诶,松本桑你也喜欢吃荞麦面吗?”

“嘛嘛,我还好吧普通的喜欢,这么说樱井先生很喜欢荞麦面吗?”

“这个人啊,可是个荞麦面傻瓜哟。松本桑”没等樱井翔回话,旁边的马内甲眼睛闪闪的看着松本润说到。

“喂,才第一次见面,瞎说什么呢!”樱井翔看了一眼他的马内甲。

“呐呐,松本老师你喜欢吃什么呢?”我们的二宫马内甲忽略了来自他艺人不满的颜色眼神问着。

“那个,老师除了香菜以外什么都可以吃,吃的最多的是荞麦面和鳗鱼饭,甜点最喜欢蒙布朗和草莓大福。另外我最喜欢的是炸鸡。”松本润旁边那个瘦瘦高高眼白出走的菱形嘴小助理笑着回到。“不过不能给老师喝太多酒哦,会很可怕的呢。”

“喂…爱拔酱,不要接我老底啊,你个天然。”

一阵寒暄过后,四个人点的餐都已经到了。一大早就起来工作的四个年轻人,很快的就结束了吃饭时间。

“那,明天见了,樱井桑。”

“明天见,松本桑。”

“拜拜了,nino酱。”

“…………再见,爱拔桑”

樱井翔和二宫和也坐到了保姆车上。“什么nino酱啦,那个自来熟的小助理。”马内甲对着自己的艺人抱怨着。

“嘛嘛,和这样的人一起工作才会开心嘛。不过松本老师长的真是…怎么说…浓颜啊,是混血儿吗?”

“土生土长的日本东京都人士,高中时期海外留学,两年前回到国内任职Nono杂志的主编,是个精英啦精英。你好歹也了解一下合作对象啊!”

“好啦,知道了,我回家就去谷歌谷歌。”

保姆车朝着樱井先生的家驶去。

这边,松本润打开车门坐上了主驾驶的位置。

“老师,今天你开车吗?”

“嗯…你刚刚喝了点酒吧。我送你回去。”

“对不起啊,一吃炸鸡就想就啤酒呢。”

“没事,晚上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肯定有的忙。”

“嗯,好的老师。”

“啊啊…真是接到了一份有挑战性的工作呢。”



好了 脑洞暂时就到这里 什么时候有脑洞了我再来

拜拜。

圣诞节

去年圣诞节在群里开的车
以防万一还是传上来 万一手机又掉了呢
还是一样有车 上不上随意
废话就到这里了








圣诞快乐 松润!”樱井翔把手中的礼物递给松本润。 

“今年的礼物是什么呢?还是和去年一样的身体乳么?”

松本润满怀好奇的接过。“礼物,可以拆么?”

“当然啦,希望你喜欢。”



松本润拆开眼前精美包装的礼物,是一个漂亮的雪花球和香烛。“果然是翔桑的风格呢”。

“松润,你喜欢嘛?”

“翔桑送的我都喜欢。”

“香烛感觉今晚就能用起来呢,所以你送我的礼物呢,是什么啊?”

松本润一直盯着雪花球默不作声。


“呐,呐,呐,你送我的到底是什么啊?还是说你没有准备?”

看着松本润还是不说话,樱井翔有点气闷,起身去阳台抽烟。



松本润看着走去阳台的樱井翔“难道要我说我准备的礼物是我自己么,我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啊。”

松本润拿起手机打开line,“爱拔和nino两个去吃饭了啊,还一起去了爱拔桑家里看僵尸片,真好啊,不知道nino有没有还钱呢。马内甲去英国玩的不知道开不开心呢?”

“诶!马内甲发了链接给我啊,煮红酒?感觉很不错的样子,要不要和翔桑试一试呢。”

松本润拿着手机走到了阳台

“翔桑,翔桑,马内甲在英国发了煮红酒的链接给我,我们试一试吧,感觉很好玩的样子呢……”

“嗯?红酒?你要煮么?”

“想”“那你去吧,我待会再进来”

“翔桑生气了么?生气我没有准备圣诞礼物么?可是把自己当做圣诞礼物送出去这种话我怎么能说出口啦”。

松本润自言自语的走向酒柜挑选红酒。

“翔桑喜欢香橙,我喜欢香草,就用这个好了。是时候加入红酒了”。厨房里散发出好闻的酒香。

樱井翔此时也已经抽完了烟,走到了厨房。

“松润,好了么?味道好好闻啊”

“好了哦,翔桑”。

两个人在散发出浓浓酒香的厨房了喝着温热的红酒。

“翔桑,其实呢……我有准备翔桑的礼物哦”。

几杯红酒下肚后的松润不知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还是因为空气中暧昧的酒香脸颊泛着红晕轻声在樱井翔的耳边说到。

“哦?是什么礼物,倒是给我啊”

“秘密啦现在还是”这样说着的松润双手悄悄环上了樱井翔的脖子。

松本润的脸慢慢地蹭着樱井翔的脸“翔桑,礼物是我哟~接下来的时间请慢慢享用……”

松本润说完这句话本来就红的脸越发的红艳甚至连耳垂都红了。

樱井翔看着眼前这个因为喝酒变得无比可爱的人“你自己撩起来的火要负责熄灭啊,你给我做好觉悟”



http://www.jianshu.com/p/1866a0e61a40







好了 本车完结 有缘再见。

没有标题的标题(全?)

事实告诉我 没有驾照不要开车
算是把剩下的开完了 虐到没脾气的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车
还是一样上不上请随意
我已经把上次被屏蔽的一起放进去了【不喜勿喷 不喜勿喷】
看不看得到就随缘吧 我已经尽力了




http://www.jianshu.com/p/b838530ebb23





好了 大家有缘再见。

没有标题的标题

昨天居然被屏蔽了 今天开了外链再来!
【这是我们群里面姑娘们的脑洞】
【第一次写文 不喜勿喷 】
【有车 要不要上请随意】



关于四大名著 

对于松本润家里偷偷收了樱井翔的杂志,樱井翔本人是知道的,“松本さん,今天拍摄杂志的时候和往常一样拿走了上期樱井さん的杂志呢”这种话樱井翔不要听得太多。只是像樱井翔这种谨慎细心的人一向信奉“眼不见不为实”所以他就算心中暗喜,也是不会表现出来。也是莫名的和某个人很像。


事情发生在一个傍晚 我们的松本润先生今天休息,推掉了toma和栗子的喝酒烤串邀请打算在家好好的休息一下,毕竟最近每年年末都快忙到飞起。

做完一系列的伸展运动后,松本润坐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越发的觉得无聊了起来。当然,松本先生无聊的时候拿什么消遣呢,正如前文所说,他的消遣是看樱井翔的杂志。在电视机柜旁边有一个放着CD的柜子,柜子的第三层抽拉式的抽屉里面,三张黑胶唱片下面藏着樱井先生的最新的杂志,最上面的是最新的《anan光与影》。柜子的最下面一层上面是arashi自己的专辑,下面藏着樱井先生的四大名著。不要问为什么松本润在自己家里杂志都要偷偷藏起来,毕竟总是有一个人仗着自己有备用钥匙把人家的家当作自己的家一样自由进出的人。

松本润拉出最下面的柜子,抽出一本裸安,“今天就翻翻裸安吧”松本润拿着杂志走向沙发。翻了没几页,松本润就听到门打开的声音“マ-ちゃん 〜我回来了”糟了!最不应该这个时候在这里的人来了!慌忙中松本润把杂志塞进沙发的靠垫后面,没有时间去质疑那句“我回来了”

来人当然是樱井翔先生。

“诶?翔くん今天不是有外景要录嘛,怎么就结束了?”

“对啊,拍摄很顺利,所以提前下班,路过你最喜欢的甜品屋顺带给你买了蒙布朗”樱井翔摇了摇手上的盒子。拍摄提前结束是真的没错,路过甜品屋什么的如果特意开车绕了一个小时去买蒙布朗算是路过时话那就是路过吧。

“6点了,翔くん,你有没有吃饭?想吃点什么啊?”

“没有呢,肚子好饿啊!”樱井翔一边说话一边走向沙发坐下。

“那,我做意面可以嘛?”松本润看着樱井翔坐在沙发上心砰砰的跳,生怕他发现了藏在靠垫后的秘密。

“嗯,好的。マちゃん要帮忙嘛?”

“算了吧,你坐在客厅老老实实看电视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帮忙了”松本润递上一杯麦茶说到。

“诶…我其实还是很器用的好吗…”小先生抬起头委屈的对着松本润说到。

上目线什么的太犯规啦!松本润心中呐喊着转身朝厨房走去。

在客厅的樱井先生无聊的按着遥控器,伸了个懒腰。一只手搭在了沙发背上,一只手拿了个抱枕抱在怀里。“这是什么?”樱井翔看着沙发上的杂志想起来staff说过的话,瞬间嘴角上扬。但是考虑到自己这个别扭的小爱人,默默的把抱枕归位继续看着电视。

“翔さん,意面做好了,过来餐厅吃吧”松本润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听到了的樱井翔关掉电视朝餐厅走去,他的小爱人正穿着围裙端着意面看着他。想到靠垫后的杂志樱井先生的嘴角又不由自主的上扬了,这次的弧度还特别的大。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心情这么好,故意打趣“吃个意面你就这么开心啊”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真实情况的小可爱,樱井翔笑得更加开心了。“今天心情这么好,拍摄的时候碰上了什么好事嘛。”“哈哈哈,没有没有,吃饭吃饭,好香啊,看起来好好吃呀。”

“呐,翔くん,今天你要再这里过夜吗?”

“嗯。明早还有news的采访”

“那就是不过夜了咯”

“不不不,我还是留下来吧,你应该挺…”

“留下来么?明天的工作没事么?我应该?应该什么?”

糟了!不小心说漏嘴了“没事,没事,明天的集合地不远没大碍的”樱井翔对眼前插着意面满脸疑问的爱人说到。

20年的时光不是假的,樱井翔对这个小别扭的性格还是了解到一清二楚,现在不转开话题,接下来可就难办了。

果然,松本润接下来就一直在问樱井先生关于明天采访的事情,然而,我们樱井先生脑袋里只想着杂志的事情“他有多少本我的杂志呢?什么时候开始收的呢?”

晚饭过后,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翔くん,你明早还有工作,你先去洗澡吧。”松本润想着靠垫后面的杂志对着樱井翔说到。

“诶…好吧…マちゃん你要不要一起洗啊?”

“…………”

“嘛嘛…既然マちゃん不和我洗,那我就自己洗吧”樱井翔轻车熟路的去卧室拿睡衣。

“你上次带过来的换洗衣物我放在第二个衣柜的夹层里面了,贴身衣物我放在我旁边的那一格了”

“好的,知道了”樱井翔在松本润的指示下拿到了自己的衣服走向浴室。

啊啊…好险啊,松本润拿出靠垫后面的杂志。

“呐,マちゃん,这个内裤好像是你的,我没有这条的”樱井翔裸着上半身,裤子扣子打开着,拎着条内裤站在松本润面前。此时我们的松本润先生手上刚好拿着杂志,封面也是樱井先生裸着上半身。

“这个是我新给你买的”这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樱井翔一句“这是什么?你怎么会有这本杂志”堵回去了,樱井翔说这句话的笑容,松本润不要太了解。


http://www.jianshu.com/p/4afa31c18242





好了 结束了 剩下的有空再来【谁知道还有没有下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