蕎麦一杯三百円

余生皆假期

(上)

“樱井,你就多喝一点嘛!好不容易完成一个大单,就应该要好好庆祝啊!”被烂醉的同事一杯一杯的劝酒,又不好意思拒绝。毕竟团队跟了半个月终于拿下的大单,庆祝是应该的,只是樱井翔是极其讨厌在第二天还要早起的工作日喝酒的,又不好扫大家的兴,只能对同事敬的酒来者不拒。
酒过三巡,男士们也不能免俗的开始聊起八卦:“话说,樱井部长,你这么优秀怎么不见你交女朋友呢?眼光太高?我有认识的很可爱的后辈哦!改天介绍给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来了,又来了”樱井翔默默叹气“男人喝酒就喝酒,不要聊女人,我啊,独身主义一个人习惯了,毕竟下班和你们喝酒比较畅快啊。”这样违心的话樱井翔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遍。对,在别人看来他樱井翔,事业有成,仪表堂堂,什么都好就是没有女朋友,难怪公司的人总是议论纷纷。说他有什么问题,他哪里有什么问题,不,可能有个大问题。



樱井翔结完账打车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他算是一个有问题的人吗?可能吧,毕竟有个人在自己二十岁出头的那段时间曾经歇斯底里地朝着自己喊过 樱井翔你就是有病。樱井翔一想到那个人,心里就没由来的痛,那种痛不是尖锐的刺穿心脏的而是沉重的从心脏最底部一点点一点点的蔓延全身。那个人,本身就是痛。


那个人就是松本润。


樱井翔现在已经记不清是哪一年哪一月哪一天认识的松本润,或许是在他初二,或许是在更久以前的那个夏天,他只记得那是个炎热的午后,他抱着足球去离家不远的空地上踢球,碰到了离家出走的松本润,顺道送他回了家。
如果当初去更远一点点公园踢球会不会和现在不一样,如果当初没有答应他第二天还会在这里踢球是不是一切都会有改变。可是哪里有那么多的如果。
认识了松本润的樱井翔,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这样粘人,除开去学校的时间,松本润几乎像个连体婴似的粘着自己。从小时候奶声奶气的哥哥,到后来变声期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翔君,到最后叛逆期尖锐的樱井翔。他也不知道从小习惯了独来独往的自己被松本润粘了那么久之后,回归一个人原来可以那么难受。
大概是真的醉了,这些回忆才会像现在一样潮水般的涌来,樱井翔回家后洗了把脸便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做了一个细碎冗长的梦。梦里松本润还是初识般白嫩软萌,小鸡一样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突然就变成长发公主头棱角分明的模样,歇斯底里的朝他吼。眼里含着泪骂他有病,他为什么哭呢?他应该是笑着的样子才对啊,为什么他会在梦里哭?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樱井翔头疼欲裂。号称人体闹钟的他踩着点上班,忍着宿醉后的后遗症出色的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回家的路上在便利店买了速食晚餐。回到家后没有开灯一个人安静的吃完了饭。
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呢?是谁先告的白?松本润吧,在高中毕业那天拿走了制服袖子上的纽扣埋怨着没有给他留衬衫的第二颗纽扣,就已经知道他喜欢自己,或者是更早,明明成绩优异却还是缠着要求补习功课却不认真听讲偷偷瞄自己的时候吧。嗯,是松本润没错了,大学开学式结束后在自己家里,松本润念叨着大学生活肯定会碰到很多可爱的女生什么的,最喜欢的翔君再也不会和他呆在一起什么的。单纯的只是想要堵住他的嘴而采取的手段,却让男孩脸红到快要滴出血来。管他是love还是like,反正他是他最喜欢的翔君,谁都不能给的翔君。

向来执行力高到不像话的自己,居然能发呆这么久樱井翔也是被自己吓到了。迅速的收拾好垃圾,泡澡看新闻,准时睡觉。明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夜里,樱井翔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一条短信来自二宫和也“J要回来了”没有多余的话,只是简单的告知。樱井翔点开短信,“哦”还没有发出就被删掉。翻个身继续睡。

分手?好像谁都没有说出过那句话。若是时光倒流或者他能以现在成熟稳重的樱井翔回到当初他也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做出那个决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真的没有变。他深知当初松本润是爱着自己的,在他大学毕业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松本润也刚刚从一个青涩的高中生毕业,和别的孩子不一样的是松本润一毕业就想要搬出来和他住,念他念过的大学。如果不是从二宫和也口中知道松本润明明可以念国外更好的大学,他是很希望松本润能够和他一起出来住的,他们可以和普通的情侣一样,一起逛商店街一起买小植物装饰房间一起吃三餐,休息时间可以一起打游戏或者出去度假。但是他知道了,他知道了就不能允许松本润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他和松本润谈,松本润也只是笑着说,想要和翔君一直在一起。如果他能够更加温柔的解释,他会等他,只要四年,四年之后就能永远的一直在一起。如果他没有擅自替他做出留学的决定,没有做出在把机票给他之后断了联系的这种傻事,他和松本润现在会不会一起赏樱花一起分享同一碗荞麦面?

哪里有那么多如果。事实就是松本润在接过机票,一脸诧异的听完樱井翔说的话后变的暴躁,歇斯底里的朝着他喊:“樱井翔,你就是有病!”对,他可能就是有病吧,他肯定病的不轻,才会以爱的名义送走自己深爱的人,才会在那以后丧失了和人交往的能力,才会在深夜做着冗长细碎的梦,梦到他回来对着自己天真无邪的笑。
大概年轻的爱就是这样,明明爱着对方,却不知道什么样的方式才是好的,结果一错就全错。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