蕎麦一杯三百円

余生皆假期

(下)

本来做好了be的结局但是想着我cp在我手上不能那么虐 愣是被强行he了 情节经不起推敲 大家就图个开心。
可能还会有个润润视角的番外。




松本润回国后的接风会,樱井翔本来是很想推辞的但是又很想看看他最近的样子,忍不住还是过来参加了。他长大了,头发也剪的很清爽,穿着得体笑容温暖。看到他过来后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松本润终于成长为一个立派的大人了,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为什么内心一片酸涩呢?
几番轮回后,樱井翔主动举起酒杯。
“欢迎你回来,松本君。”
松本润微笑的看着他,浓密睫毛遮盖的眼睛没有任何起伏。
“谢谢樱井桑了。”
“在国外的生活还好吗,现在回国会不会不太适应呀?”
“挺好的,除了刚过去不太习惯后来就吃的好也睡的好了。”
“的确,你壮了很多呢,还记得你以前瘦瘦小小的只有眼睛大,像只昆虫。现在倒是成了一个肉体派啊。”
“托您的福。”
短暂的沉默。
二宫和也走过来,说相叶雅纪醉倒不行,要提前回家。樱井翔立马说明天要上班,顺道和二宫和也一块离开。
“他看起来过得不错。”
“对啊,变了很多呢,J他以前那么浑身带刺的人现在却这么温顺,时间真的是很神奇呢。”
“对啊,时间真的是很厉害呢。”
“你不也是吗,谁能想到当初那个满头黄发,打着脐钉的你现在会是西装革履的这个模样。”
“哈哈哈哈哈哈是啊”

回到家,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和松本润见面的点滴,没由来的郁结。他真的变了很多不再是当初那个浑身带刺的少年了,他现在心甘情愿的把自己柔软的一面展示出来,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有多温柔了,再也不需要他来当代言人和别人说松本润其实很努力 很温柔了。一切都是他以前想要的样子。原来,那个小刺猬一样的少年再也不会只对着自己露出柔软的肚皮了啊。

再见到松本润的时候樱井翔很是诧异的,他只是趁着休息时间偶尔出来采购一下必需品谁知道会在超市看到正在选牛肉的松本润呢。当然从松本润口中得知他就住在离自己家两步远的公寓里的时候樱井翔更是吃惊。过于吃惊樱井翔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松本润的公寓里了。
“樱井桑,乌龙茶还是可乐。”
“乌龙茶。”
结果松本润递过来的乌龙茶,樱井翔开始打量着松本润的房间。干净整洁很松本润的作风,他从小就是这样不像自己房间总是乱糟糟的。
“你不带我参观一下你的房间吗。”
“单身男人的房间没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有个人新情报,我养了一盆小松树,你要不要看。”
“诶?!要看要看。”
松本润从阳台抱出一盆打理的很漂亮的盆栽。樱井翔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人,说不出一句话。
“我从两三年前去到一位老师家,接触到了盆栽就沉迷其中,然后就买了小松树回来养。”
“诶。我认识的松本润感觉不会像是会养盆栽的人,感觉会更加时尚一点,毕竟接触过洋文化。”
糟了,真是哪壶不开单提哪一壶。
“我本来就很喜欢日本文化,早餐也必须要是和食。不过,在国外生活久了觉得吐司什么的也可以接受了。樱井桑呢?你过得好吗?”
“我啊,没有任何变化,一个人住正常上下班偶尔不想回家就去喝酒,最近年岁上来了下班就去便利店买打折的贝回家下酒喝。”
樱井翔说完后看着松本润,只见他低着头剪着小松树升出来的不规则的枝桠,发旋周围的头发打着卷可爱又柔软。
半晌,松本润抬起头来,长长了的刘海遮住了眼睛:“樱井桑,肚子饿了吧,我做在国外时候经常做的意面给你吃吧。”
樱井翔看着松本润在厨房熟练的操作,眼睛越发的迷了起来,这么多年了,他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什么时候开始学做饭的?国外的生活辛不辛苦?他那么要强凡事都要做到最好怎么能够不辛苦?这空白的几年就像是一条鸿沟跨在他们中间,终究是回不去了。能做的也只是像个熟人一样偶然间吃个饭。
樱井翔顿时觉得这个饭他吃不下去了,他想要离开,又舍不得这个人。
松本润真是毒药,让人明知不可沉迷却又无可奈何。
松本润做的意面很好吃,但是樱井翔现在哪里有什么吃东西的兴致和胃口。
“要不要喝酒?我有从国外带回来的红酒味道很好哦。”
“嗯。”
“那我去找开瓶器。”
“阳台可以借用一下吗?我想去抽根烟。”
“可以哦。”
樱井翔拿着打火机和烟来到了阳台,夜景很漂亮,明明离自家公寓不远但是樱井翔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景色。
“怎么样?夜景不错吧,当初就是看着这么漂亮的夜景才定下的这个公寓,来,红酒。”
樱井翔结果松本润递来的红酒,的确如他所说味道很棒。
“我呢,刚去那边的时候语言又不通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和别人正常的交流,那段日子没少怨你,把我一个人丢去国外。不想让我在你身边你就直接说嘛,不过这种做法很樱井风就对了。”
樱井翔看着眼前这个人,晚风吹起他的刘海终于看到了那双泛红的双眼。
“对不起,我只是想到你有能力有才华能走的更高更远,便不想把你绑在我的身边,哪怕是用极端的方式,我也想让你变的更好,我不是束缚你的存在。”
“你那么优秀那么好,高中大学时期那么多女生向你表达爱意,我们两个连公开约会都没有过,盼着高中毕业就能一直和你在一起,大学不像高中,我可以有很多时间又可以像以前那样粘着你,结果,结果你一张机票就把我丢到了国外,从此断了联系。”
“对不起…对不起…小润。”
樱井翔看着双眼通红微笑着的松本润,手足无措。
“都是陈年旧话,大概是年龄大了一喝酒就爱说胡话。”松本润说完后朝屋内走去。
樱井翔拉住转身的松本润,附身吻了上去。不是没有感受到他的抖动,给予强力的拥抱安抚,如记忆般软绵的唇,熟练的汲取口中的香甜。长久的吻让怀中人呼吸变的急促,到底身体不会骗人,半拥半抱坐在了沙发上。
樱井翔看了一眼桌上的松树,对着双眼湿润脸颊通红的松本润微笑:“你已经有了世上最好的松,要不要完美的樱?”


那条空白的鸿沟,余生那么长还不怕填吗。

评论

热度(20)